请客并不意味着付钱

本文由  于 2018-6-14 23:22 发布在  4    

给美国大学生上“跨文化沟通”课时,最后一堂课是在餐厅里上的,介绍和体验与饮食有关的中国文化。考虑到美国学生的特点,我特别挑选了火锅店:既有中国特色,又可以自由挑选。

我们一大桌人坐下后,服务员递上了自选菜单,菜单上有中英文对照。服务员等了几分钟,让我们先确定锅底。我的想法简单,选一个鸳鸯锅底,吃辣的、不吃辣的都可以满足。

但我很快发现自己错了:他们先要我解释鸳鸯锅,然后问锅底里有什么,配料是什么。我不得不叫了服务员,服务员也解释不清,只能由主管出面解释。

弄清楚锅底里有荤油后,一个学生提出要素锅底,不要味精、不要荤油、不要有任何他不认识的配料……结果端上来的这个锅底是白汤,我尝了尝,是真正的白开水!

接下来每个美国学生都向服务员要了一份菜单看起来,可10分钟后也没有一个人挑好。他们拿着菜单仔细地看,还不时地讨论几句,有的人竟拿出纸做笔记,那架势真像是在研读论文。

15分钟过去了,大家还在埋头研究。我有点着急了,想索性各种菜都点些,烫熟了一起吃。但他们不同意,一定要弄清是什么东西才点,还得看清楚价格。足足40分钟后,所有的人才点好菜。

等待上菜时我请他们把蘸料选了。本想各种蘸料都点一些,各种口味都可以尝一下,但他们还是要求问清楚后自选。这可真难为我了,菜单上的蘸料只有英文名称,没有标明蘸料的成分,我不得不边查词典边告诉他们。有的人对花生过敏,有的人对海鲜过敏,有的人不吃香菜,还有人不吃酱油……

菜终于一盘盘地端上来,我第一个动作是想把菜往火锅里倒,学生们却又问:“这是谁点的菜?”

问清楚之后,把那道菜递给点菜的人。点菜的人会仔细端详一下菜品,考虑一下放进哪个锅里,再小心翼翼地一次只放几片肉或几根菜。我哭笑不得,这么斯文,得吃到什么时候!

我给学生示范:可以一次倒半盘或一盘菜,等水滚开了就可以吃。所有的人都眼巴巴地望着火锅,讨论什么样才叫水滚开了。

当大家正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一个女生尖叫起来:“It’s alive!It’s alive!(它是活的!)”原来是一只小乌龟。它不仅是一只完整的乌龟,而且脖子还在动,两只小眼睛正在和尖叫的女生对视,那个女生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赶紧叫来服务员,请他把这盘菜端走。服务员瞪大眼睛说:“活的说明我们店里的食材新鲜啊!”我向他解释:“美国人一般都不会把这些菜原样端上来,要切开处理成看不见活着的样子才行,更不会直接吃活物。”

然后我又对美国学生解释了中国人对食物新鲜程度的理解,也告诉大家这种把活的东西端上桌的状况并不常有,除了醉虾,我自己就没有见过其他的。

终于可以开始吃了,火锅的香味早已经把大家的馋虫勾上来了。吃的过程非常愉快,学生们兴致勃勃地对着菜单看一道道菜。吃得半饱时,他们相互挑战,看谁敢吃鸭舌、泥鳅、牛百叶、鸭肠、鸡血、猪脑等。

学生们一边做着“真恶心”的鬼脸,一边试着吃。这些东西挑战了他们的视觉和味觉,他们甚至向餐厅要了点餐单,要带回美国,一是学中文,二是向朋友炫耀。

埋单时,学生们纷纷掏钱包拿零钱,他们按各自点的菜算钱。我不解,之前已经告诉他们我请客,难道他们这么客气?我再次向学生申明是我请他们吃饭。学生们点点头:“是啊,谢谢你请我们吃饭,帮我们挑选餐厅、预定位子。”然后把钱递给我。

我更困惑了:“我请客的意思就是我付钱,为什么还要给我钱?”“是吗?”学生们狐疑地相互看了看,明白我的意思后一阵欢呼。

敢情他们一直以为这顿饭是AA制,怪不得有专人做笔记,原来是在记各自点的菜多少钱。哦,我还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要确认是谁点的菜,并把菜递给点菜的人。


同样是AA制,我们习惯平摊,美国学生习惯于只付自己所点的菜的钱。怪不得我把整盘菜倒进火锅时有人惊呼,因为我做了那些菜的主,而不是让点菜者来做主。

这顿饭结束后不久,有个朋友告诉了我这样一个故事。他在国外读博士的时候,刚到第一周,老板说请大家出去吃饭,他兴冲冲地什么都没带就出了实验室的门。

谁料到吃完饭大家都掏出钱包买单,他这才后知后觉、恍然大悟:老板只是邀请大家出来吃饭,但饭钱是AA制的。他钱包没带出来,只好满脸通红地问别人借了钱付账。这是他在国外学到的第一课:请客并不意味着付钱。

这次经历给我很多感慨:美国学生对于和自己有关的事情,真的很认真,哪怕只是点餐。他们不觉得花那么多时间看菜单有什么不对,也不觉得问服务员是没有面子的事。他们也明确提出自己不吃什么,因为他们对自己所点的菜负责,好吃不好吃都得吃,吃出问题也是自己的事。

中国学生即使不知道菜单上的是什么东西,可能也不好意思花那么长时间去看菜单,可能只是随便点一个,不好意思去问服务员,觉得会很没有面子。而且如果是有人请客,通常是客随主便,主人点什么客人就吃什么,客人即使有不吃的东西,也不太会直接说出来,上菜后自己不动那盘菜就可以了。

当然,美国人对待账单也要算得一清二楚。他们并不觉得算清楚账会难为情,只付自己的钱也不会让人尴尬。他们认为的公平是吃了什么付什么账,而我们中国人的平摊行为对他们来说绝对是新鲜事物;而在中国人眼里,他们的做法可能太小气,很抠门儿,过于斤斤计较,太生分。

我们中国人吃晚饭,总有一个人大手一挥说“我买单”,买者豪气冲天,而其他人也都乐得接受。

火锅是中国的火锅,但因为吃的人是美国人,所以吃出很多文化差异。当然,这也是一种调味品。有人可能品吃了津津有味,有人可能品出了苦涩不堪。你吃出了什么味儿?
(作者:严文华)

网站管理  |  二四一  |  手机版  |  RSS  |  留言建议  |  关于本站  |  联系方式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广州网站建设 Themes by 广州网络推广
粤ICP备16092351号-1 sitemap

doAction('log_related',$log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