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存在的使命是什么?

本文由 广州做网站 于 2018-7-4 3:27 发布在  22    

人的使命是什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2788402_1.html/ ]

这个问题是个广义的问题,从不同角度都能找到使命。如果,按照追寻去理解,那么可以从浅到深去理解“使命”。

在具体社会中,或者在具体生活中,人们有这样或那样的使命感,这里就不论述这些了,今天在这,要论述人类的终极使命。

人类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我想,不仅仅是为了吃饱,穿好,住好而来的,因为这些东西是一个生物本能的需要,生物界普遍存在,若把它做为人的一个最高追求,就显得荒唐了,这种追求和猪没有任何区别,那么人所存在的价值没有了。所以人类最高追寻是对自我存在的思考,在这个思考中,会延伸出一个问题来,就是“人类存在的使命是什么?”,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人类不可能是为了满足生物需求而来的。这本身也不符合逻辑,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是对立统一的结果,也可以说,是共同存在的结果,索取和付出是对等的,不可能造就光索取不付出的事物来。

那我们就要追溯,我们肩负的是什么责任?就直观来看,事物存在于对立统一,也可以认为,是在一种对等的交换中,我们在索取,同样也在被索取。我们把许多对应物做为了食物,或者是做为了应用,其实,我们本身就是另一些对应物的食物和应用。所以,我们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就在平衡这个问题,我们在索取,也在付出,它是对等的,索取得越多,付出的就越多,这个认识是个广义的范畴,不可能非常具体的去认识。它是根据对立统一原则,认识到一个对等交换的问题,这样就可以前提地认识到“索取”和“付出”。

确定了这个对等交换,那我们可以到主观具体中去认识,逐步追溯到最终使命。

我们生活在这个地球上,一般认为这个地球,为我们的存在提供了客观条件,其实也可以理解为这个地球是在为我们提供条件,是为我们服务的,而本质却正好相反,我们的存在是为地球服务的,我们和任何一个地球上存在的物质,在对地球的使命上,本质是没有区别的,也就是,在为地球吸收来自太阳的能量。再形象的说,地球是以太阳为食物,来满足它的需要(当然这是便于主观理解,在本质中是对立统一的结果,也可以理解为是相互交换),我们人在地球上,就好比自己的消化液那样,为地球吸收太阳的能量而服务。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www.tiexue.net/ ]

这种交换,我们自我为中心的认为,是一种自我需求,并且以自我为主体,认为机体需求是一种本能。然而提供需求的支持,是一种客观存在,其本质是在对立统一中对等交换,不仅仅是我们认为的生物,也不仅仅是我们划分的有机物和无机物,任何存在的物,都是运动的表现,都是在围绕着存在的根本——运动,来运动表现存在的。这种所谓的需求从根本上来看,就是运动类似性原则的结果,当然,这个类性性原则不是独立存在的,它同时还存在差异性原则和多样性原则,以保证运动的均衡,所以,任何物质的存在,可以认为是这种交换的结果,也就是说它的根本是统一的。

这样,我们就能看到人类的存在,他在地球上的使命,我们还能往前追溯,我们是组成地球的物质存在(运动表现),我们同时也是组成宇宙的物质存在,我们更是组成万物存在的物质存在。那么我们就要探寻物质存在的根本,物质存在的根本在于运动,运动是无限泛义永恒的,否则运动将会停止,物质将不会存在,这是它的前提,没有理解的空间。那种我们理解的绝对开始和结束,只是我们主观概念直线逻辑习惯的结果,而非本质。本质的存在(运动),是无限泛义永恒的客观存在。解决这个认识很简单,就是脱离我们主观概念的绝对认识,建立相对认识就可以了。

为保证运动的无限泛义永恒,就要保证运动形式的无限泛义永恒。我们所认为的物质,就是这个无限泛义形式的运动表现,所以,为保证运动的无限泛义永恒,就要求无限泛义可能的运动表现,人类的出现就是这个结果。所以,我们的最终使命就是在保证物质存在的运动无限泛义的可能而无限泛义的可能。

这就要求我们在认识中确立一个概念,我们的一切都是在对等交换中,我们不能理解为对等交换中的自我需要,是自我的客观存在,从认识上建立一个索取为根本目标的错误概念,意识决定一切,这种概念就会影响意识的方向,意识就会偏离物质存在总的支配的方向,也就是,我们要脱离对等交换,其根本就是要违背对立统一原则。这时物质存在的总的支配,会在对立统一中进行纠错,这个调整对于我们来说,在具体现实中就是一个危机的出现,也可以说,是在消除背离对等原则的因素。这是一个广义的存在,它可以存在于整个人类,同时也存在于人类的个体。对于这个问题的认识,人类在以前是有触摸的,是有不清晰的认识的,我所表达的新的哲学授予就能够清晰的认识到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偏离对等交换,其实就是对立统一原则。回顾人类的历史,人类一直在束约这个偏离,在宗教中也有很多表现,都是在针对这个问题。这次哲学授予所引领的概念方向,就要把人类所有的模糊认识、所有的疑惑,清晰认识并确定下来。

这个过程是非常漫长的和艰难的,可以说,比对牛弹琴还难。因为人类几万年甚至是几百万年所形成的主观概念,要改变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并且不会以人的意识为转移,一切变化都是对立统一原则的结果,所以仅靠表达是无法改变的。

然而我们面对的是物质存在总的支配的一个调整,这个调整在物质存在的运动类似性原则中,不仅仅局限于人类,万物都存在一个方向调整。如果以我们主观概念直线逻辑习惯来理解,可以认为,万物存在的调整,以我们自我为中心,由近到远来体现调整的力度。也就是说,我们生活的地球,同时会有一个大的调整过程,这和我们一味地索取有一定的关系,但并非根本,根本在于整个运动的调整。任何物质存在的表现,它都存在和我们一样的主观需求为根本,在这,把这种现象称为“运动自我惰性”。这种自我惰性到一定程度,将背离对等交换的对立统一原则,所以就要调整,让它回归对等交换,否则,运动在不对等中,会失去无限泛义永恒的原则。理解它,必须在对立统一中,就是说,物质存在运动的惰性,本身就是对立统一的必要和必然,但是这个必要和必然,不是可以脱离对等交换而自我惰性下去,所以一切的必要和必然,也可以说是运动表现,即我们认为的物质,它都必须遵循对立统一原则。对立统一原则是泛义永恒的,它不以任何物质存在的意识为转移,它无时无刻存在,保证运动的秩序。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对于,我们接受一个哲学授予的概念方向的引领,最大的障碍就是我们所确立的自我为中心的原始主观概念,这使得我们不能贴近于本质的立体逻辑去认识,我们的存在是泛义对立统一运动存在的结果。我们会有运动惰性来顽固自我为中心的存在,对于万物的存在认识,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存在来确定对应万物的存在。通俗地说,就是我们理解的“你的,我的,它的”存在,无法将自己公平的置于万物之中,所以我们对一个新的概念,在自我为中心的根本目标“自我强大”中,会背离万物共同存在这一本质方向,去争你智慧还是我智慧。而无法理解智慧源自于万物总的支配,在泛义对立统一中的结果。这个问题人类历史上也可以看出,一直在做试图脱离自我的努力,这个,最终是可以实现的,人类就是在向这个方向追寻。当然,一切是在对立统一中,不仅仅是靠我们的意愿,它有一个调整过程,对于我们的具体现实,就是要面对一个危机。

我们从危机中走出来,是循序渐进的,我们从原始人的人兽状态走到今天,并且还要继续往前走,就是在不断地脱离自我为中心的认识,这就是我们的终极使命。

2017.11.23

 

http://bbs.tiexue.net/post_12788402_1.html 原创。

 

发表评论:

网站管理  |  二四一  |  手机版  |  RSS  |  留言建议  |  关于本站  |  联系方式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广州网站建设 Themes by 广州网络推广
粤ICP备16092351号-1 sitemap

doAction('log_related',$logData);